网站标志
广告位
文章详情
自定内容
广告位
自定内容
文章正文
华严寺文化传承中的古代寺僧们
2016-09-22 10:02:20   作者:齐平    点击:5087

辽道宗时期,创建了大同华严寺,时称大华严寺,殿堂高大,气势宏伟,稀世所有,影响深远。现今可数的几处辽金建筑遗存堪称国家瑰宝,十分珍贵。凝视这些文物,在歌颂古代能工巧匠的同时,不能忘记另一批人——在第一线参与创建和维护这些文物的古代寺僧们,其中不乏高僧大德,他们在创建和维护过程中,起到了重要作用。

执行道宗敕令创建华严寺的,是一位守司徒佛教大师(名不详),从寺内《大金国西京大华严寺重修薄伽教藏记》(称金碑)可知,他是位高僧。其一,赞他“秀出群伦,兴弘三宝”,“人天仰止”,佛学造诣很深;其二,“在上者师之”,佛学方面曾作皇帝老师;其三,辽王朝汉化过程中,袭汉制,设三师三公府,任太师、太傅、太保和司徒、司空等官职,崇信高僧,不少委以官职。兴宗在位,曾拜三公三司兼政事的有二十余人,道宗时期,有记载的,僧鲜演、非浊、道弼分别为太保、太傅和司空。这位负责建造华严寺的,是拜任守司徒的高僧。由于是皇家寺庙,朝廷出资,加之这位守司徒帝师组织实施,顺利建成大华严寺。且藏经殿内,奉旨存放了辽王朝印制的佛教大藏经(契丹藏)。为纪念他的功绩,后人还专门为其建了“影堂”供奉。辽建大华严寺是什么面貌呢?从现在格局和碑记资料可知,这座大寺,不仅奉佛,而且祭祖,东至下寺坡街,西至城垣,南至鼓楼西街,北至大西街,寺庙群浩大。承辽俗,坐西面东,中轴线上,为山门、过殿、大雄宝殿、法堂及其他殿阁;南部为藏经殿、寺塔、海会殿,与僧葬坟塔;北面为祭祀殿堂。建筑巍峨,精雕严饰,金碧辉煌。曾目睹其貌的金代寺僧,赞为“壮丽严饰,稀世所有”。

战火无情。公元1122年金攻辽时,“天兵一鼓,都城四陷,殿阁楼观,俄而灰之”(金碑)。除斋堂、厨库、宝塔、“经藏”和守司徒影堂外,都毁了。其中曾是守司徒大师门徒的寺僧们,仍在破烂的寺内。通悟大师慈济,为僧录,此官职始于后秦,“精通经典戒行端洁者为之”。还有广达大师通利,通义大师辩彗,及首座妙行大师义普,二座德祚,兼修学有素。辽亡十多年后的天眷三年(1140)夏,五人站在破残的遗址上,想到以往壮丽的情景,叹曰“痛乎哉,惜乎哉!为人之后者,苟不能继其绝而兴其废,补已弊而完已堕者,能无方乎?”于是,决心重修殿宇。千辛万苦,用较长时间,在辽旧址上,重建了九间七间之殿(即大雄宝殿和法堂),恢复了慈氏、观音、降魔阁及会经楼、钟鼓、三门、朵殿等。珍贵的大雄宝殿,一直延留至今。他们“出己之净财”加信众资助而施工,精神感人。遗憾,工程太大了,未及完成,五人先后逝去。

接替完成修缮任务的,是已故慈济大师的门人省学。他看到“星霜屡变,佛宇荒凉”“瓦砾蒿莱少游礼者”,感到“我为之后,宁不痛兹?岂不能嗣续而大成之,盍不务专精而守视尔。”聚徒兴役,支五百余万元,完成遗下工程。这位僧人,还办了两件大事。一是看到教藏殿“金碧严丽,焕乎如新”,但教本遗失过半,“遂潜运于悲心”与沙门几人,“遍走州城郡邑、乡村岩谷之间”,不惮其苦,历三载,补齐教典。二是以其为首,于金大定二年,立制了传留至今的《金碑》,这个碑记,给我们留下辽金时期大华严寺的真实记载。

1206年,蒙古国铁木真称帝,尊号成吉思汗。不久南侵,1215年西京沦陷。初年,蒙古军占领地区,佛教受到严重摧残。成吉思汗不仅听信“僧道无益于国,有损于民”的传言,下禁令限制宗教活动,而且又依全真道首丘处机之言,崇道抑佛。丘亲到大同地区活动,不少地方改佛寺为道观。华严寺佛事活动不见了。瓦砾残垣,茂草丛生,行人往来,状如市井。佛教多年衰落,直到十三世纪五十年代宪宗继位,才逐步复兴。

1250年,西京皇亲忽兰大官人(赠太保,上柱国)与府尹刘嶷(小名黑马,统西京河东诸军)等,敬请次年就掌管全国释教事的海云法师住持大华严寺。海云来西京时,过灵丘曲回寺,邀徒慧明和尚同行,并让其代自己住持。慧明(1199-1270)姓李,灵丘人,经传有名的高僧,寺内元碑记载,他早年受教于西京南关崇玄寺崇业大师,后抵燕京庆寿寺拜海云为师,甚被赏识。一生五迁大寺,阅龙藏一终。时华严寺“院门牢落,庭宇荒凉,官物、人匠、车甲、秀女充牣寺中”,他“既主其柄,厚下宽明,励力公请,宗风大振”,彻底改变原来面貌。“大殿,方丈、厨库、堂嶚朽者新之,废者兴之,残者成之,有同创建。”《教藏》散落甚多给以补全,“金铺佛焰,丹漆门楹,供设严然,粹容赫焕,香灯璨列,钟鼓一新。”

慧明大师住持之第三年,还未接位的元世祖忽必烈,“享师名德”特旨述书,命陞堂开法,永住大华严寺。一年后,权倾朝野的独谟干公主(睿宗之女),仰师硕德,加“佛日圆照”徽号。大华严寺举国重视,荣耀辉煌。

1255年春天,庆寿寺缺下住持,燕京府僚及海云疏,命慧明接替。他住持三年,期间曾参与主持了朝廷在和林举行的全国着名佛僧道士廷辩会,这次辩论道教大败,十数名道士被勒令落发为僧,充分展示慧明大师的佛学造诣和个人声望。这位不贪图享受的高僧,后因厌于迎来送往,辞归灵丘曲回寺。不久,西京府僚和僧徒坚请,又重回华严寺。“怡颜永日,贵贱一之……丈室未开,而户外之履满矣”,振兴大寺,始终如一。至元七年(1270)去世,分葬于华严寺和曲回寺。

前面提到的海云法师(1202-1257),不仅为华严寺推荐了高僧慧明,而且曾长住西京龙宫寺和华严寺,1273年于华严寺逝世。他执掌全国佛教事,忽必烈奉以帝师,诚于事业,对华严寺作出了贡献。

1368年元朝灭亡。次年明军占领大同。寺内明成化元年碑记载,华严寺“元末屡经兵燹倾圮特甚”。其实,明初由于政治的需要,所行政令,加剧了寺宇的破坏。朱元璋十七岁出家,后跟白莲教徒郭子兴聚兵起事。他深知佛教对社会政治的影响,夺得政权后,采取了利用和限制的政策,作了很具体的规定。比如,府州县只准设一处寺观,僧道数量府不得过40人,州30人,县20人。民非40以上,女非50以上者,不得出家。严格僧人资格,规定三年一次赴京考试,合格者发度牒出家。并造《周知册》,逐人登记,颁告天下,游方僧人,以册查验,违者罪之。在这种政令下,大同集僧于善化寺,其余佛寺一片暗然。洪武初年,大将军徐达改造城池,华严寺大殿改作“大有仓”,佛塑不存了,寺宇严重破坏。洪武二十四年(1391),教藏置僧纲司,南部分开始佛事活动,分上下寺管理,而上寺部分仍在败落中。直到50余年后,了然禅师组织修缮。寺内成化元年碑文载:“宣德间高僧洽南州弟子了然禅师来……毅然以增修为己任,飞锡云游,募缘四方,历二年造金佛三尊,由京师邀请至此。”了然是很了不起的僧人,意志坚定,精神感人,整天手摇木铃,遍走城乡,人称“木铃和尚”,“善缘信德闻木铃声咸舍资财”,二年募集,在京作三尊镀金香木佛像,安放大雄宝殿。入城之日,佛像高立,沿街游行,金光耀目,全城轰动,也感动了文武府僚,“出其帑”,又相继完成了其他工程。华严寺“百废俱举,焕然一新”。他死后,门人为其塑肉身像供奉。此像存了很久。寺内清光绪十一年碑记载:“前明僧木铃者,今正殿院南砖窑内像,乃其肉身。”

明代这次修缮,寺僧接力为之。了然死后,资宝为住持,又化缘募资,塑像二尊,凑成保留至今的五如来,并构天花平棋,彩绘檐栱。殿内两侧二十天王塑像,亦为资宝或后人相继完成。接替资宝的是正贤,又补葺墙壁和砌阶。

百余年后的万历年间,华严寺又残圮严重,住持永仙等曾组织修缮,砖砌甬道,月台置栏杆,寺巷之东建木牌坊,坊下建石桥。从牌坊经山门过殿,踏甬道直通大雄宝殿。明代,经寺僧们历次保护修缮,除北部因扩建大西街部分挤占,华严寺仍规模完整,寺体依旧。

清初,华严寺遭到最惨重的破坏。由于明降将姜镶据大同复叛清,所谓“戊子之变”,清军入城后,屠城报复,官吏兵民尽行诛杀,城墙自垛墩去五尺。市井丘尘,宅舍瓦砾,绀宇琳宫,粷为茂草。华严寺西临城垣,首当其冲。建筑倒圮,寺宇荒芜,白骨残骸,不可忍睹。长时无管理,寺基任人侵占。康熙十二年寺碑载,几年后,老僧化愚过而怃然悲恸,“挺身一出继绝延熄于其间”,先拾白骨移埋残骸,又寻认旧基。与徒成禄十年生聚,遍募积锱,大兴土木。“缺漏者补葺完固,剥落者垩饰庄严,匾额牌联门窗墙壁咸焕其彩。”但寺基难归,无奈之下,缩小寺庙规模,在废墟上建起山门和天王殿,留下后来上寺格局。山门之东已不属寺,大殿之西,瓦砾残垣。城墙下,悲愤的市民曾集中超度“屠城”死去的亡灵,后建起现今仍存的圆通寺。

清代对华严寺有较大贡献的,还应书空明和尚。大寺虽在乾隆年间又部分整修,但光绪初年,“倾圮已甚”。光绪十一年(1885)寺碑记载:“时住持空明和尚,坚苦立志,沿街摇铃三年,不避雨雪,四处募化”,越八年时间,大殿佛像上下内外装金,并在明代画作严重损坏的基础上,重新绘制了巨大墙体壁画,成绩卓着。同时,在月台前建起南北楼阁,北供地藏王,南奉观世音。山门过殿及所奉塑像如法整修装金。内外厨房禅室客堂,一律油漆彩画。至今格局依旧,精彩可见。

   日月沧桑,近千年来,华严寺在战火灾难中几死几生,从中我们看到古代寺僧们的不屈意志和顽强精神,感谢他们为华严寺文化传承作出贡献。

 

地方政府链接
相关寺庙链接
脚注信息

Copyright  HuaYan Temple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权所有:大同市华严寺文物管理所  景区地址:山西省大同市下寺坡街459号   景区咨询电话:0352-2042025  官网:www.sxdthys.com 微信公众号:大同华严寺景区 ID:sxdthysgfwx   工信部备案号:晋ICP备11004237号-2   技术支持:响应式云建站   网站安全监测平台:百度云、360网站监测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