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站标志
广告位
文章详情
自定内容
广告位
自定内容
文章正文
追寻辽代华严寺的面貌——写在华严寺大雄宝殿落架大修六周年之际
2016-10-28 16:01:23   作者:齐 平    点击:5122

国家瑰宝大同华严寺,由于历经千年风雨沧桑,上世纪末,大雄宝殿顶部圮陷,檐柱倾斜,国家、省、市三级投资,省专业队伍施工,历时四年落架大修。2002 年 4 月,以罗哲文先生为首的国家专家组验收,认为“很好地保持了原有结构的传统风貌,工程效果令人满意,具有典范意义,堪称精品工程”。6 年过去了,大雄宝殿的现状证实了验收结论,这是党和政府重视文物保护的结果。

我曾有幸参与了大雄宝殿修缮工程的组织工作,工期及其后来很长时间,脑子里一直想:辽王朝为什么投巨资在这里建造如此规模的华严寺?“稀世所有”的辽代华严寺到底是什么样子?为此,趁休闲之机,翻了些碑碣书文,了解到华严寺的形成有其政治、经济、文化信仰诸多方面原因。《辽史·地理志》载:“清宁八年(1062 年)建华严寺,奉安诸帝石像铜像。”辽王朝为行孝道建造华严寺,只是一方面原因。而崇信佛教,特别是道宗耶律洪基笃信华严,崇拜五台山,是建造华严寺的主要原因。但本文不展开探讨建寺之原因,只想追寻一下辽代华严寺的面貌。

从寺内文物得知,辽道宗年间,曾为帝师的高僧守司徒大师(法名不详),受命建造了这座规格特高、规模宏大、建筑齐全的皇家佛寺。其面貌,由于历代战火毁坏,只能从个别建筑遗构和零散碑石中找寻踪迹。

先看几处主要建筑:

一、当代人还能看得见的有两处:一处是薄伽教藏殿,东向,面宽五间,在寺的南部,至今保存完好。一处是海会殿,坐落在教藏殿北稍东,南向,同样五间之殿,上世纪 50 年代拆毁。

二、金代大修时旧址上的“九间七间”之殿。金“仍其旧址”建九间七间之殿,九间之殿,就是现今华严寺大雄宝殿。这一点,大殿梁架上“天眷三年”的记载可以证实,且全寺仅有一处九间之殿。上世纪末金建大雄宝殿落架大修时,殿前发现一排旧柱础,在金殿檐柱外 15 米处,应是辽代大雄宝殿的基础,可见,辽代大殿比现在看到的金殿还巨大许多。

辽旧址上“七间之殿”在哪里呢?这是个需要探究的问题。有的学者认为,“七间之殿”是辽的祖庙,是安放先帝石像铜像的地方。这种推断还需证据,也似乎有悖常理。试想,金辽为敌,金灭辽时,西京战火激烈,华严寺重申之重。时隔几十年,在金统治下,寺僧们又怎么可能自己筹资重建辽王室的祖像大殿呢?我们从另外几种情况分析,“七间之殿”倒应在大雄宝殿的正后面,且为法堂。首先,上世纪末重修金建大雄宝殿时,发现殿之后墙留有大门,可以前后贯通。这是继承了辽代大殿规式,辽代同期建造的辽宁义县奉国寺可以证明。大殿后门是干什么的呢?显然有配套建筑在后面。这些建筑不会是一般用途的房舍,应是与九间之大殿相匹配的殿堂,这样布局才显得庄严雄伟。按佛寺贯例,大雄宝殿之后,多有佛殿或法堂,“七间之殿”很可能就在这里。其次,奉国寺建筑实例不仅可以佐证这一推论,而且可以例证“七间之殿”应是法堂。奉国寺同样是皇家出资,建于辽圣宗开泰九年(1020 年),大雄宝殿后曾有相当规模的念佛堂,称后法堂。殿内元代大德七年(1303 年)重修奉国寺碑记载:“宝殿崔巍,俨居七佛,法堂弘敞,可纳千人。”可见法堂之高大。以此推断,与其同朝又时隔不久建造的华严寺,大雄宝殿后门外,不仅有高大建筑,而且是七间法堂。第三,从佛寺功能上讲,作为一处规模宏大规制完整的寺院,必然有相应的法堂,不然居寺数百的僧人们不便诵经念佛。华严寺除“七间之殿”,金代碑文中再未提到法堂之类建筑。影堂、厨库等小型建筑都有记载,不提法堂不会是疏漏。而且,规模七间之大殿,不是法堂又做何用呢?第四,所以说“七间之殿”是法堂,还可从旨意创建华严寺的道宗皇帝那里找到旁证。道宗崇信华严,一是费大力写了华严经赞,二是赞文写成后,下旨耗巨资建造华严寺。寺是赞文的物质体现,是赞文的弘扬场所。偌大华严寺,体现道宗的旨意,必然重视念佛堂,仅次于大雄宝殿的“七间之殿”为法堂,是最可能结论。第五,华严寺大雄宝殿后现存之圆通寺,距大殿只几十米,西接城垣,两处院落,传清代始建。从位置判断,圆通寺就是辽金时“七间之殿”及其他建筑旧址。因为,辽始建华严寺,绝不可能在其开有后门的大雄宝殿下另建一处寺院。从街道布局分析,同样是这个结论。后人为什么在这里建一圆通寺?一种可能,这里曾有过观音殿(阁),在佛经中,观音菩萨号称“圆通大士” 。还有一种可能,尽管是猜想,但非毫无根据。就是,辽建华严寺时,以道宗《华严经随品赞》为旨,迎合文中“众生悟圆通”之意,建七间法堂,取圆通之名。然而,由于西临城垣,从元至明清,不知何时毁于战火,成为废墟。沧海桑田,又不知何时,连其遗址也与华严寺分体。原居寺中心位置的大雄宝殿,也无奈地成了现今寺墙角落的建筑。后来信众集资,恋其旧名原意,建起了圆通寺。

三、后来看不到而金代还存在的建筑,如宝塔、厨库、影堂等。

四、碑文无记载,但必然存在过的一处较大建筑,即辽帝后石像铜像殿。作为王室祖庙,应十分讲究。此殿位置,据清《山西通志·古迹考》载:“薄伽教藏殿与殿(即祖像殿)东南”,那么,辽祖像殿就在西北,大雄宝殿北或西北。

五、金代重建而辽代应该有的建筑,如三门、垛殿、洞房、廊庑等。三门临现今下寺坡街(与今下寺大门一线)。明代万历年间,还在这里建有木坊和石桥,与寺内甬道相连,直向大雄宝殿。

此外,除寺庙建筑,辽时华严寺内可能设有寺僧墓地。华严寺旧地名舍利坊,说明很早以前这里有过佛寺和僧墓。寺内元至元十年《西京大华严寺佛日圆照明公和尚碑铭并序》碑,记述元代主僧圆照大师(俗名李慧明,灵丘人)72 岁逝世,门人两处建坟塔,一在曲迥寺,一在华严寺。说明辽前直至元代,寺内墓地从未间断。

从当时西京主要街道和建筑判断,辽建华严寺规模很大,西至城垣,东至现今下寺坡街,北至大西街,南至鼓楼西街。辽时西京以鼓楼为中心,鼓楼东西是中心大街。在这十数万平方米的地方,以大雄宝殿东西为主线,从下寺坡街向西延伸,直至城墙,布置三门、过殿、大雄宝殿、法堂及其他建筑。中线南有教藏殿、海会殿,佛塔、影堂、厨库可能也在寺之东南部。它远离城垣。所以躲过了辽亡时金兵战火。离主要建筑尚远的西南城墙下,应该是坟塔墓地。主线之北面,建有辽宗庙大殿及相关建筑,形成规模浩大的建筑群。可以想象,当时华严寺殿堂巍峨,宝塔临空,亭阁楼观,鳞次栉比,晨钟暮鼓,四达街井,确是“稀世所有”。

保护古城、挖掘旅游资源是大好事,辽建华严寺留存到现今多好啊!追寻想象是一种情感,但外行人又怎能说得清楚。抛砖引玉吧,等待专家们论证出更真实的辽代华严寺。

地方政府链接
相关寺庙链接
脚注信息

Copyright  HuaYan Temple All Rights Reserved  版权所有:大同市华严寺文物管理所  景区地址:山西省大同市下寺坡街459号   景区咨询电话:0352-2042025  官网:www.sxdthys.com 微信公众号:大同华严寺景区 ID:sxdthysgfwx   工信部备案号:晋ICP备11004237号-2   技术支持:响应式云建站   网站安全监测平台:百度云、360网站监测平台